bg
  • 第一电动汽车网
  • 2023年1月20日06时

    魏建军:做中国汽车的万里「长城」

    「2022年,长城汽车全年销售106.8万辆。」
    2023年伊始,长城汽车用这样一份成绩单,为过去的一年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你很难用绝对的数字去评判什么,经过波云诡谲的2022年,能保持住连续7年销量过百万辆的成绩,已经是超出预期的胜利了。
    更何况,在细分领域,长城汽车还给了人们意想不到的惊喜——海外市场累计销量17.3万辆,同比增长21.28%;20万元以上车型销量占比达15.27%;智能化车型渗透率高达86.17%。
    从表象的数据来看,2022年是长城汽车在新能源、智能化、全球化继续向上的一年,而究其根本,能够持续渐进,在国内甚至国外市场都能打造爆品、引领潮流的原因,还是源于长城多年来在新能源领域的深化布局。
    1月6日,《长城汽车 向新而越》作为央视《品牌强国之路》纪录片的第一季第一集正式上线,其中便讲述了长城汽车如何应对全球化竞争,并展示了其在新能源混动系统、动力电池、智能驾驶、线控转向以及氢燃料电池等核心技术研发背后的故事。
    从车到人,建立森林生态
    每周四的早上,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评车时间,雷打不动。纪录片里也记录下了他的工作日常。坦克500 PHEV、欧拉闪电猫,在“保定车神”魏建军的手中,这些车辆不停地启停、上坡、急转……遭受着超出一般的严苛测试。
    因为有这样一位过分懂车,也过分爱车的领导者,长城汽车一直给人留下“极致”的印象。无论是1996年上市的第一款皮卡迪尔,还是2002年打造的越野SUV赛弗,再到后来的欧拉,无论是哪一款产品,都有着无可比拟的性价比和体验。
    销量就是市场最好的反馈。迪尔上市后,1998年销量便达到5700辆,夺下全国皮卡销售冠军,长城皮卡也自此开启了长达25年的全国市占率、销量第一;同样,赛弗上市后,仅仅一年销量就突破了3万辆,也正式开启了属于长城SUV的黄金时代,之后一代神车哈弗H6的出现,更是蝉联了九年SUV车型的销量冠军;而在新能源领域,无论是最早的黑猫、白猫,还是之后的好猫、芭蕾猫、闪电猫,欧拉一直以超高的颜值和产品性能,在同级别车型中独树一帜,脱颖而出。2022年上半年,欧拉累计销量59126辆,同比增长12.52%。
    尽管已经是摸爬滚打多年的汽车老炮,但手握多个“爆款”的魏建军,却仍然焦虑。
    长城汽车成立30周年时,他问出了那个振聋发聩的问题,“长城汽车挺得过明年吗?”在他看来,环境每天都在变化,如果不能保持高度警惕,不断探索新的方向,那企业只有“命悬一线”。
    魏建军认为,“未来的理念在变,从关心造好车,到更关注人,和关注用户的出行体验。”而为了让用户拥有更好的出行体验,长城的“极致”便再次凸显了出来——去除一切不可控因素,要将关键核心技术都掌握在自己手中
    事实上,魏建军的布局最早要追踪于十年前。早在2009年,长城内部就已经成立了驾驶辅助系统研发小组,是国内最早成立智能驾驶部门的车企。而有关电池的研发,也可以追溯到2012年,当时长城内部成立动力电池项目组,开展动力电池电芯、模组、Pack,BMS等相关核心技术的预研工作。
    那一年Model S才刚刚推出,而2009年,Waymo的前身——谷歌自动驾驶部门也才刚刚成立。可以说在一切还在萌芽的时候,魏建军就已经嗅到了之后将要颠覆的气息。
    而从如今长城汽车呈现出的森林生态图谱中不难看出,灵敏的嗅觉与提早的布局,让长城在变革真正来临之中,从容了许多。在智能化和新能源领域,长城汽车在全产业链的上下游均有布局。
    比如在智能驾驶层面,长城采取全栈自研,脱胎于长城智能驾驶部门的毫末智行,推出了全球可量产的最高物理算力智能驾驶计算平台IDC3.0和中国首个自动驾驶数据智能体系MANA。在同样重要的智能座舱方面,长城也布局了诺博科技等公司,包括舱内显示、音响、座舱域等软硬件等等,同样选择全部自研。
    而在电动化方面,长城汽车也同样做了完善的布局。在动力系统方面,长城采取三条腿走路,纯电、混合动力和氢能同时布局,并攻克了很多业内技术难点。
    比如动力电池方面,由长城孵化而来的蜂巢能源,攻克了高速叠片工艺,大幅提升电池效率的同时也降低了使用成本。2022年,蜂巢能源“龙鳞甲”电池正式发布,开创动力电池安全新高度;“飞叠”超高速叠片技术3.0实现大规模量产应用,0.125S/片的叠片效率突破行业极限;高锰铁镍电池、纳米网硅负极技术以及储能业务生态链“蜂窝生态”等均已发布。
    混动方面,据介绍,长城自主研发的混动DHT是全球领先的高效、高性能混合动力解决方案;9HDCT是全球首款9挡混动双离合变速箱的混动产品;坦克平台的9HAT是中国首款纵置混动9速液力自动变速器的混动产品。
    而在氢燃料动力层面,长城也推出了自研的车规级“氢动力系统,氢柠技术,涵盖氢电、电堆、储氢3大技术平台。
    在纪录片中,魏建军说,“作为一个企业,要看的更长远,不是一时一事,想在竞争当中占有一席之地,必须更加务实的去看待未来。”而围绕汽车产业下半场的“过度”布局与筹划,正是长城更长远的底气和信心。
    走向国外:从“性价比”到“质价比”
    2019年,德国法兰克福车展上,魏建军携旗下WEY品牌亮相,并宣布,“我们计划,两年后,正式全面进入欧盟市场。”而两年后的慕尼黑车展上,魏建军兑现了诺言,带着WEY和欧拉,正式进入欧洲市场。
    在全球化的布局上,魏建军一直以来,都有着很大的追求。或许和他一路的成长经历不无关系,这代人身上,背负着我们未曾体会过的「家国情怀」。经历过中国汽车产业最落后的时刻,体会过国外企业用“二流的技术”,卖“一流的价格”的无奈,也尝试过以价换量的惨痛竞争,对于「让更高端的中国汽车走出去」的渴望,自然更深一些。
    暂且不说90年代,魏建军就已经有了出海的念头,并且尝试着将迪尔卖到了中东国家,哪怕是2019年,魏建军制定全球化战略时,中国汽车的出口总量也还不足总产量的4%。就是在这种背景下,长城开启了自己的海外征程。“国内市场是存量市场的竞争,中国品牌只有走出去,才有望继续提升销量规模。”
    数据显示,2021年长城汽车海外销售超14.7万辆,同比增长103.7%。同时在俄罗斯、澳大利亚、南非、沙特等市场,长城的表现也相当亮眼,其中在俄罗斯,哈弗F7和H9一进入便深受欢迎,很快便入选俄罗斯全国TOP5榜单,保值率排行第一、第三。而到2022年7月,长城海外销量已经累计达到100万辆,实现里程碑式的突破。
    长城汽车的出海战略不仅体现在销售系统上,同时还有研发中心在海外的落地。2019年6月,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正式竣工投产,这也是中国汽车品牌在海外的首个全工艺独资制造工厂。截至目前,长城已经在全球建立多个研发中心和技术创新中心,在俄罗斯、泰国、巴西建立了全工艺整车生产基地,在厄瓜多尔、巴基斯坦等地拥有多个KD工厂。
    经过发展中国家市场的铺垫之后,长城终于向着发达的欧洲市场进攻。从最早的摩卡PHEV和拿铁PHEV,到好猫、闪电猫,都“得到了欧洲消费者的充分认可。中国汽车的智能化、电动化,给他们带来的这种新的体验,是他们没有想到的。”正如魏建军所言,长城汽车不仅将更多元化的中国汽车带向了世界,同时也将先进的智能化、电动化体验带到了国外,摆脱了此前低价竞争的恶性循环。
    “我们那个时候总是在羡慕,甚至是仰慕外资,所以说我们总是在技术上不遗余力地去突破。”在纪录片中,魏建军的一句话,不由得将人们的思绪带回到了他口中的“那个时候”,30多年前的中国。
    那时候,中国汽车产销量在50万辆左右,进入快速上升期;一辆丰田雅阁的售价接近40万元;而“大奔”是当时豪车最响亮的代表,是权力和地位的最高象征…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中国汽车产业还相当贫瘠的时刻,1990年,26岁的魏建军出任长城汽车总经理,正式开启了他的造车生涯。而如今33年过去了,回望当时的自己,或许59岁的魏建军可以骄傲的回答一句,“你做到了”。






    END

    第一电动网

    为专注于新能源汽车的你

    提供精良的深度行业报道


    商务:zhangqingshan@d1ev.com

    投稿:lyj@d1ev.com




    我知道你“在看”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