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想汽车解约校招生“裁员保命”?新能源汽车行业泡沫退潮

  • 电动汽车时代
  • 2022年5月21日08时
快把公众号设为星标,开车不迷路!





进入5月份以来,关于造车新势力的裁员风波不断发酵,对于众多从业人员来说,在争议和失望之外,还有更多对于未来的担忧和焦虑。

作为最先动手的车企,理想汽车也在5月11日晚间对解约校招生做出公开回应称,由于业务调整,部分岗位被关闭,涉及部分今年尚未入职的校招生。至于涉及到的校招生比例有多少,理想汽车表示具体人数暂不方便告知。

虽然对于具体裁了多少应届生,理想不肯透露,但理想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,“会给学生相对应的补偿。”而这个补偿就是赔付了一个月工资,比违约金要高。然而这对于那些还没毕业的应届生来说,由此带来的影响显然不是一个月的工资可以解决的。

理想汽车的“裁员”多少令人有些意外,毕竟在造车新势力“三强”中,理想的毛利率是最高的,亏损是最少的,并且一直被外界冠以“最会赚钱”造车新势力的称号。在2021年四季度,理想汽车还率先实现了单季度盈利,净利润达2.955亿元。

今年一季度,理想汽车未经审计季度财务业绩公告显示,理想ONE一季度交付量为3.17万辆,同比增长152.1%,但环比去年四季度的3.52万辆略有下滑。一季度收入总额为人民币95.6亿元,同比增加167.5%,毛利为人民币21.6亿元,毛利率为22.6%。其中,一季度车辆销售收入为93.1亿元,同比增加168.7%。一季度净亏损为人民币1090万元,同比2021年第一季度的3.60亿元大幅收窄。

现金流方面,理想汽车2022年第一季度的经营现金流量为人民币18.3亿元,自由现金流为人民币5.02亿元。截至2022年3月31日,现金及现金等价物、受限制现金、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资总额为人民币511.9亿元。

从上述财务数据来看,理想汽车在经营上相对来说并没有那么“窘迫”,但是,实际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。受疫情和上游供应链成本上涨的影响,整车厂不只是采购成本大幅增加,还常常面临“停工停产”的风险。去年9月造车新势力还在打“人才争夺战”,今年一场疫情就让所有车企都不得不“勒紧裤腰带过日子”。

今年4月份,理想汽车交付量只有4167台,环比跌幅高达62%,在“蔚小理”当中垫底。而难题就在于,受伤害疫情影响导致的供应链不畅,理想汽车超过80%的供应链企业,分布在长三角地区,这其中大部分又位于上海和江苏昆山,没有办法正常供货,有的甚至完全停工停运。

而在支出方面,一季度理想汽车的研发费用为人民币13.7亿元,同比增加了167.0%,环比增加了11.7%。销售、一般及管理费用为人民币12.0亿元,同比增加135.9%,环比增加6.8%。总的来看,一季度理想汽车除了毛利率微涨之外,销量、总营收和现金流都出现了同比下滑。

因此,在宏观环境和原材料、供应链危机等等带来的影响加剧的情况下,包括理想汽车在内的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压力都在不断增大。除了理想汽车之外,小鹏汽车也被曝出“裁员”校招生的消息,5月20日小鹏汽车作出回应称,“近期,由于部分部门岗位调整与绩效优化,涉及了少量应届毕业生和相关员工的调整,我们会继续沟通,妥善处理”。并表示,“个别部门岗位调整所致,900名应届生将陆续到岗”。

作为少数的朝阳行业、百年一遇的风口,新能源汽车行业吸引着大批的专业人才涌入,手握大把热乎现金的造车新势力们出手也是一掷千金。据招聘平台猎聘数据显示,2021年,新能源汽车新发职位数量同比增长134.74%,位列所有领域第一,招聘平均年薪为24.57万元,薪资涨幅为24.57%。

但是,2022年疫情叠加供应链及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危机进一步加剧,高速扩张的造车新势力被迫猛踩了一脚急刹车。蔚来的美股市值蒸发近半数,股价相较最高点跌去80%。自去年12月31日以来,理想汽车股价从122.70港元跌至最新的82.95港元。面对压力,开源节流成为众多车企迈出的第一步,只是各自选择不同,蔚来跑去新加坡上市,而理想、小鹏则选择了内部节流。只是,对于车企来说,这样的降本手段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会更大。


点个“在看”再走

Copyright © 2021.Company GameFi lenog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电动车